世界杯裁判巡礼2:马宁与其他亚洲名哨的世界杯晋级之路

作者:文章来源:懂中超发布日期:2022-11-24 23:36:17

本届卡塔尔世界杯,除去上期讲到的日本女裁判山下良美,亚足联仅有5个裁判组名额可供各位男裁判们竞争。在法加尼、贾西姆和哈桑早早锁定3个席位的情况下,剩余那么多位怀揣世界杯梦想的裁判员中只有2组可以脱颖而出。现在,可以相当骄傲的说,我们中国裁判员做到了!

2022卡塔尔世界杯亚足联裁判员——比思、哈桑、法加尼、贾西姆、马宁

在世界杯裁判员大名单公布的当天晚间,作者便怀揣激动的心情发表了一篇文章,讲述马宁裁判组是如何从亚洲突围,进入世界杯执法名单的,今天咱们再来浅聊一下马宁裁判组这一路走来的艰辛历程。

前排提醒:如果你坚信马宁是被提前安排好的,例如有“国际足联早就确定会给中国一个名额”、“我不相信科里纳的眼光,马宁就是不配”之类的想法,现在就可以退出这篇文章,没必要来评论区引战。如果想直接看马宁部分,请往后拖,毕竟最重要的要留在最后讲。

2022卡塔尔世界杯中国裁判组——马宁、曹奕、施翔

首先“自问自答”一个问题——法加尼、贾西姆、哈桑这三人是如何做到稳拿世界杯入场券的?

阿里-礼萨·法加尼(Alireza Mohammad Faghani)(伊朗)

法加尼1978年3月21日出生于卡什马尔,现44岁。这位伊朗“冥哨”在2018年仅用了一场U23亚洲杯的比赛执法表现便让中国球迷对其“嗤之以鼻”,最终U23国足在小组出线关键战中1:2憾负卡塔尔,赛后甚至有球迷声称要亲自教训这位“多基二世”。

法加尼U23亚洲杯“黑哨”名场面

然而,无论是亚足联还是国际足联,均未对这场比赛法加尼的吹罚做出任何反应,法加尼反而就此迎来了个人职业生涯中最辉煌的一年。俄罗斯世界杯,法加尼在伊尔马托夫表现不佳的情况下迅速坐上了亚洲裁判的头把交椅。虽然在小组赛首场执法(德国0:1墨西哥)时受到了外界的质疑,但这并不妨碍国际足联裁判委员会主席科里纳对他的信任。随后,法加尼先后执法了塞尔维亚0:2巴西的小组赛焦点战以及1/8决赛中的“法阿大战”,用临场发挥彻底扭转了人们对自己的最初评价。

最终,法加尼的第二次世界杯之旅以比利时2:0英格兰的三四名决赛收场,亚洲裁判多年以来罕见地获得了执法世界杯半决赛后比赛的机会。甚至还有不少外媒以及外国球迷在为法加尼“鸣不平”,他们认为法加尼完全配得上执法俄罗斯世界杯决赛。

法加尼(右2)执法2018俄罗斯世界杯三四名决赛

在2018亚足联颁奖典礼上,法加尼荣获年度最佳裁判员奖,与其长期搭档的穆罕默德·曼苏里则被评为亚足联年度最佳助理裁判员。这是法加尼第二次获得该项荣誉,上次是在2016年,当年他执法了里约奥运会决赛。将时间轴再往前推,法加尼还曾执法过2009亚足联主席杯决赛、2010亚足联挑战者杯决赛、2014亚冠联赛决赛首回合、2015亚洲杯决赛以及2015世俱杯决赛。可以肯定的是,法加尼的执法能力早已得到了亚足联以及国际足联的认可。

法加尼执法2016里约奥运会男足决赛

2019年,法加尼举家移民澳大利亚,定居悉尼,从而引发了“伊朗足协拒绝继续为其报名国际级”等一系列问题。其实,在其移民澳洲并开始全职执法澳超联赛后,伊朗足协确实没有义务再让他占据自家的国际级名额,但最后伊朗足协还是选择了妥协,扫清了法加尼第三次世界杯之旅的最大障碍。

移民澳洲后,法加尼成为澳超联赛裁判员

然而,在18年的巅峰过后,法加尼近年来的执法状态疑似有所下滑,本届世预赛上仅亮相了一次(40强赛小组赛,马来西亚2:0印度尼西亚),最近两年的亚冠执法场次也不多,外媒中开始逐渐出现对其执法风格以及能力的质疑声,批评他在场上过度依赖自己的权威,表现远不如俄罗斯世界杯时那样“惊艳”。即使如此,法加尼还是获得了执法去年阿拉伯杯半决赛的机会。

尽管能力上存在着肉眼可见地退步,也丝毫不会影响到国际足联对他的信任,如无意外的话,法加尼与他的两名助理裁判员——礼萨·曼苏里(Mohammad Reza Mansouri)以及穆罕默德-礼萨·阿布法兹利(Mohammadreza Abolfazli)将在世界杯上再度获得两场小组赛的执法机会,至于能否跻身淘汰赛就要看他的临场表现如何了。

裁判员法加尼(右2)、第一助理裁判员曼苏里(右1)、第二助理裁判员阿布法兹利(左1)

阿卜杜勒拉赫曼·贾西姆(Abdulrahman Al-Jassim)(卡塔尔)

阿卜杜勒拉赫曼·卡塔尔首席裁判·亚足联“亲儿子”·贾西姆,生于1987年10月14日,现34岁。早在2013年,年仅26岁的贾西姆成为了国际级裁判员,随后立即收获了亚足联与国际足联的青睐。

两年后,贾西姆首次亮相国际足联旗下赛事便执法了U17世界杯的三四名决赛。2017年,贾西姆又在U20世界杯上执法了1场小组赛以及1场1/8决赛。俄罗斯世界杯,贾西姆成为了亚足联中唯一入选的视频助理裁判员(VAR),担任了3场比赛的AVAR,并且获得了两次上场担任四官的机会。

贾西姆执法2019世俱杯决赛

世界杯后,贾西姆“坐火箭般的生涯”还在继续,相继执法2018亚足联杯决赛、2019世俱杯决赛(利物浦1:0弗拉门戈)以及2020亚冠联赛决赛(波斯波利斯1:2蔚山现代),2019年还参与了亚洲杯和北美金标赛的执法工作,进一步巩固了自己在国际上的地位。

贾西姆执法2020亚冠决赛

本就被亚足联“钦定”,再加上本届世界杯由卡塔尔举办,可以说贾西姆早在2018俄罗斯世界杯后便已提前预订了今年世界杯的入场券。贾西姆带领的裁判组包括助理裁判员塔利布·马里(Taleb Al-Marri)以及沙特·马卡莱赫(Saoud Al-Maqaleh),国足在2019亚洲杯上0:3输给伊朗的比赛正是由他们三位执法。

虽然坐拥主场优势,贾西姆及其团队大概率能够在小组赛中获得出场机会。但鉴于此前飘忽不定的执法尺度以及临场发挥,他们需拿出足够好的表现才能说服国际足联,向淘汰赛发起冲击。

裁判员贾西姆(右2)、第一助理裁判员马里(右1)、第二助理裁判员马卡莱赫(左1)

哈桑·穆罕默德(Mohammed Abdulla Hassan Mohammed)(阿联酋)

生于1978年12月2日的哈桑目前43岁,2010年成为国际级裁判员,2013年“登陆”亚冠联赛,在其亚冠首秀中便给中国球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贵州人和对阵中央海岸水手,“塔希提球王”宫磊宫指导在哈桑判罚了一个极具争议的点球过后向其表示不满,被直接罚上了看台,赛后还被亚足联予以追加处罚。

2014年8月20日,亚冠1/4决赛首回合,广州恒大客场挑战西悉尼流浪者,职业生涯首次执法亚冠淘汰赛的哈桑继续在中国球队身上秀起了操作。郜林、张琳芃两次莫名其妙的直红使场边的里皮彻底爆发,随即也被哈桑罚上了看台。在哈桑的“神奇”执法下,我们仿佛从一开始就注定无法赢下那场比赛。

次年,哈桑首次亮相亚洲杯赛场,执法了中国2:1乌兹别克斯坦以及伊拉克2:0巴勒斯坦这两场小组赛。这也是哈桑以及与其长期搭档的助理裁判员穆罕默德·哈马迪(Mohamed Ahmed Yousef Abdulla Alhammadi)、哈桑·马赫里(Hasan Mohamed Hasan Abdulla Almahri)首度执法洲际大赛。

此后的U17世界杯,哈桑一路执法到了半决赛,让自己的名字正式进入了国际足联的视野。2017年,受亚足联推荐,哈桑前往韩国执法了U20世界杯,并且吹罚了墨西哥0:1英格兰的1/4决赛。两度执法国际足联U系列世界杯且均成功闯入淘汰赛,哈桑在国际足联心中的地位可谓是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2018年,作为亚足联最为信任的中东裁判之一,哈桑顺理成章地入选了俄罗斯世界杯大名单。凭借着国际足联的信任,哈桑力压日本名哨佐藤隆治,在亚洲裁判中位列第四顺位,获得了小组赛的执法机会。然而,在法国与秘鲁的较量中,哈桑的执法问题暴露无遗,对犯规动作的识别能力极差,最后阶段甚至还把本应向阿基诺出示的黄牌错给到了弗洛雷斯,造就了世界杯历史上唯一一次VAR因“处罚错误对象”而介入的案例。最终,哈桑在小组赛后便提前结束了自己的首次世界杯旅程。

哈桑执法2018俄罗斯世界杯

此后,世界杯的“失败”丝毫没能影响到哈桑的地位,其继续被亚足联予以无条件信任。2019亚洲杯,哈桑执法了2场小组赛、1场1/8决赛以及1场1/4决赛,国足在其执法的两场比赛中均以2:1的比分赢下对手(小组赛2:1胜吉尔吉斯斯坦、1/8决赛2:1胜泰国),让人不经感叹“曾经的大恶人哈桑也有改邪归正的那一天”。

2020卡塔尔世俱杯,哈桑裁判组代表亚洲出战,执法了开罗国民0:2负于拜仁的半决赛,可见国际足联在世界杯后同样保留着对其的信任。如果没有无比强大的背景,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卡塔尔世预赛,哈桑执法了亚洲区的3场40强赛以及4场12强赛较量,倒数第二轮国足1:1战平沙特的比赛就是由这位“老熟人”执法。

哈桑执法2020世俱杯半决赛

在卡塔尔世界杯裁判阵容敲定后,哈桑甚至还作为亚洲裁判的“门面”执法了新西兰与哥斯达黎加的洲际附加赛对决。然而,能力始终无法达到大赛要求的哈桑又一次辜负了国际足联的期望。第38分钟,克里斯·伍德进球后VAR介入,亲自到场边回看的哈桑在明显能够看到新西兰队19号加伯特先被哥斯达黎加球员推倒的情况下判罚其犯规在先,进球无效。第67分钟,哈桑又在VAR的提醒下到场边观看回放,将巴巴罗塞斯的黄牌改判为红牌。

哈桑执法2022卡塔尔世预赛洲际附加赛

赛后,愤怒的新西兰球迷将怒火对准了当值主裁哈桑,直呼“遭到了抢劫”,并将其维基百科内容改为“2020东京残奥会卡塔尔盲人男足国家队成员,所有比赛全败,2022卡塔尔世预赛丑闻一员,从卡塔尔足协收受贿赂,并听从指示将新西兰淘汰出局”。

此前,国际足联已向外界表示,即使裁判名单已经确定,国际足联还会在剩余的几个月中继续对这些裁判们进行考察。在世预赛洲际附加赛这种相当重要的比赛中引发争议,再次使国际足联收到舆论冲击,这无疑会给哈桑裁判组的第二次世界杯之旅蒙上一层阴影。他们能否保住自己的“第四顺位”、能否再次获得执法小组赛的机会,都要画上问号。

裁判员哈桑(中)、第一助理裁判员哈马迪(右)、第二助理裁判员马赫里(左)

克里斯(克里斯托弗)·比思(Chris(Christopher) Beath)(澳大利亚)

讲完“西亚三瞎”,再来看看近年来真正用实力获得认可的克里斯·比思。这位1984年11月17日出生的澳洲名哨目前仅37岁,2011年晋升国际级裁判员,2014年首次亮相亚冠联赛,次年便执法了大阪钢巴与广州恒大的亚冠东亚区决赛次回合大战,那还只是他职业生涯中的第三场亚冠正赛。

两年后,比思再度执法东亚区决赛次回合,这次中国球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上海上港在首回合与浦和红钻1:1战平的情况下次回合0:1败北,无缘亚冠决赛。2018赛季,比思受邀来华执法中超第4轮的北京德比,最终北京国安4:0战胜了北京人和。2019亚冠东亚区决赛首回合,同样面对浦和红钻,广州恒大在比思的执法下0:2输球。近年来,比思共执法过7场涉及中超球队的亚冠联赛,中超球队的战绩为1胜2平4负,胜率甚至不如“西亚三瞎”执法时的数字。

其实,亚足联早在很久以前便着力培养这位“希望之星”。2015亚洲杯,作为专职第四官员的比思破例执法了巴林与阿联酋的小组赛较量。随着澳洲前国哨本·威廉姆斯的提前退役,凭借着国际赛场的优异表现,比思逐步成为了澳大利亚的首席裁判员。2018亚足联U23亚洲杯,国足与阿曼的揭幕战便由其执法。2019年,比思在其执法的第二届亚洲杯上获得了半决赛的执法机会(伊朗0:3日本),随后与马宁一同参加U17世界杯,执法了1场小组赛以及1场1/8决赛。

比思执法东京奥运会男足决赛

2020年,伴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袭来,比思迎来了自己职业生涯的首个巅峰期。执法2020亚足联U23亚洲杯决赛(韩国1:0沙特)、东京奥运会男足决赛(巴西2:1西班牙)、2021世俱杯决赛(切尔西2:1帕尔梅拉斯)以及19/20、20/21、21/22连续三个赛季的澳超决赛,比思在短短两年内迅速成为了“决赛专业户”。

比思(右1)执法2021世俱杯决赛

凭借着东京奥运会以及世俱杯决赛中的世界级表现,比思迅速锁定了一个世界杯的执法席位。在卡塔尔,比思将带领自己的助理裁判员——安东·谢季宁(Anton Shchetinin)、阿什利·比彻姆(Ashley Beecham)向法加尼“亚足联现役裁判一哥”的位置发起强有力的冲击。如无意外,他们将有极大希望闯入淘汰赛阶段执法。

裁判员比思(右3)、第一助理裁判员谢季宁(右1)、第二助理裁判员比彻姆(左1)

马宁(中国)

为什么前文做了那么多铺垫,把马宁放在最后讲——看过前四位的介绍,大家应该可以明白,在亚足联,有着“西亚三瞎”不可撼动的位置外加快速上位的克里斯·比思,什么叫做“可供其他裁判竞争的席位有且只有一个”了。那么这最后一个极其宝贵的名额,怎么就给了马宁呢?

裁判员马宁(右2)、第一助理裁判员施翔(右1)、第二助理裁判员曹奕(左1)

2010年8月18日,中超第19轮,上海申花1:0天津泰达,31岁的马宁正式登陆中超联赛。2011年,能力得到中国足协认可的马宁随即成为了国际级裁判员,并且顺利通过亚足联考核,成功挺进亚足联精英级裁判序列,次年便在亚足联杯赛场完成首秀。

2015赛季,马宁终于迎来了职业生涯中的首场亚冠联赛正赛执法,远赴伊朗德黑兰,主哨了波斯波利斯与利雅得胜利的亚冠小组赛较量。此后,完成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执法首秀(伊拉克4:0泰国)、历经两个赛季的国际赛事锻炼过后,马宁获得了执法亚冠淘汰赛的机会,在2017赛季的亚冠中连续执法了波斯波利斯队的1/8决赛以及1/4决赛(西亚区半决赛)。

2018年年初,在家门口举办的U23亚洲杯上,马宁裁判组表现优异,从众多亚洲名哨中脱颖而出,获得了执法决赛的机会,但因为各种原因临时被阿曼的卡夫裁判组替换。不过,在这一年,遗憾错过U23亚洲杯决赛的马宁最终迎来了重量级更高的决赛执法——亚冠联赛决赛。带领中国裁判组圆满完成鹿岛鹿角2:0波斯波利斯的决赛首回合执法,意味着马宁的执法能力已经正式得到了亚足联的充分肯定与信任。

马宁执法亚冠决赛

果不其然,2019年,亚冠决赛发挥出色的马宁顺利入选了国际足联精英裁判员名单,正式开启新一个世界杯周期的考察。阿联酋亚洲杯上,马宁执法了1场小组赛(卡塔尔2:0黎巴嫩),并担任了最终决赛的第四官员,曹奕任决赛替补助理裁判员。当年有很多人对马宁决赛四官的安排不屑一顾,甚至评价道“不就是个场边举换人牌的吗”,殊不知无论什么国际大赛,能够担任决赛第四官员的裁判,一定是主办方无条件信任的选择。

马宁担任亚洲杯决赛第四官员

此后,马宁裁判组迎来了职业生涯中最为重要的国际大赛执法——U17世界杯(又名“世少赛”)。国际足联每隔两年举办的U17和U20世界杯不仅是年轻球员的练兵场,更是国际足联对世界杯裁判候选人的直接考察地。最终,马宁与曹奕、施翔共同执法了新西兰1:2安哥拉、匈牙利2:3厄瓜多尔两场小组赛较量,马宁取消点球判罚的VAR通话录音也在网上披露,感兴趣的球迷可以去听一下。

马宁执法U17世界杯

世少赛执法归来,马宁在2020年U23亚洲杯上再度担任决赛四官。3月,在参加了国际足联精英裁判员研讨会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裁判员离开国际赛场长达15个月的时间。2021赛季亚冠联赛小组赛,马宁与曹奕代表中国裁判正式回归,长期驻外执法,一路吹到了1/4决赛。

2021年11月1日至5日,马宁、施翔受邀参加在多哈举行的世界杯候选精英裁判员研讨会,这被视为世界杯裁判选派的“风向标”。亚足联共有8个裁判组(法加尼、贾西姆、哈桑、比思、舒克拉拉、佐藤隆治、马宁、马哈德迈)入选该研讨会名单,对世界杯席位的争夺也在这8组裁判员中 。

亚足联8位世界杯候选裁判员

这次研讨会名单主要意味着两点,首先是马宁裁判组在此前的亚冠联赛、世少赛、世预赛等大赛执法中的表现得到了认可,且在世界杯候选名单的争夺中击败了 卡夫(阿曼)、坦塔舍夫(乌兹别克斯坦)、高亨进(韩国)、塔基(新加坡)、胡宰尔(沙特阿拉伯) 等一系列亚洲名哨;其次是在法加尼、贾西姆、哈桑以及比思提前锁定名额的情况下,马宁需要同其他三位裁判就最后一个名额 更为残酷的竞争。

舒克拉拉(巴林)、佐藤隆治(日本)、马哈德迈(约旦) ,这些熟悉的名字,都有着极具竞争力的执法履历,想要在与他们的较量中占得先机,难度可想而知。

亚足联名哨(卡塔尔世界杯主要候选人)国际赛事执法履历对比

巴林名哨 纳瓦夫·舒克拉拉(Nawaf Shukralla) 生于1976年10月13日,现45岁,执法过两届世界杯(2014/2018)、两届世俱杯(2012/2016)、三届亚洲杯(2011/2015/2019)、两届U17世界杯(2011/2017)、一届U20世界杯(2013)、两届U23亚洲杯(2018/2020)。

截至目前,舒克拉拉职业生涯共计执法过61场亚冠联赛正赛,超越伊尔马托夫,排名亚冠历史执法场次第一,并且早在2013年便已登上了亚冠决赛的舞台(广州恒大1:1首尔FC),成为了恒大首夺亚冠冠军的见证者。今年上半年,舒克拉拉执法了所罗门群岛0:5负于新西兰的世预赛大洋洲决赛。

纳瓦夫·舒克拉拉(巴林)

生于1977年4月16日的日本首席裁判员 佐藤隆治(Ryuji Sato) 目前45岁,随着西村雄一在巴西世界杯后的“退位”,佐藤隆治近年来逐步坐稳了日本裁判的头把交椅。2015年,佐藤隆治首秀亚洲杯赛场,随后相继执法U20世界杯(2015)、2016里约奥运会、2016亚冠决赛(艾因1:1全北现代)、U17世界杯(2017)、U23亚洲杯(2018)、俄罗斯世界杯、2019亚洲杯、U23亚洲杯(2020)等国际大赛。

在俄罗斯世界杯上,佐藤隆治被国际足联排在了亚洲裁判的“第五顺位”,未能获得上场执法机会,仅在场边担任小组赛四官。去年的国际足联阿拉伯杯,在世界杯前最重要的考核赛上,佐藤隆治的执法表现堪称“灾难”,受到了外界的一致“讨伐”。同时,其在世预赛以及亚冠赛场的执法均引发了不小的争议。参考佐藤隆治近两年极不稳定的表现,似乎能够理解为何国际足联最终决定将其放弃,转而选派日本女裁判山下良美执法世界杯了。

佐藤隆治(日本)

余下四位中最年轻的约旦裁判 阿扎姆·马哈德迈(Adham Makhadmeh) 1987年2月13日出生,年仅35岁,曾执法2017赛季亚冠决赛(利雅得新月1:1浦和红钻)。2018年U23亚洲杯上,马哈德迈执法了1场小组赛、1场1/4决赛以及三四名决赛。然而,在此后的国际大赛上(2019亚洲杯、2019U20亚洲杯、东京奥运会),马哈德迈连续发挥失常,被迫屡次在小组赛后提前回家。在东京奥运会埃及与西班牙比赛中无视VAR建议更是直接成为了其无缘世界杯的导火索。

阿扎姆·马哈德迈(约旦)

当然了,打铁还需自身硬,竞争对手发挥失常远不足以直接让马宁胜出,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更何况就算佐藤隆治和马哈德迈不在状态,其身前还有舒克拉拉“这道坎”不得不跨越。

马宁是怎么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夺魁的?答:一场场国际比赛吹出来的。本届世预赛,无论是3场四十强赛还是那5场十二强赛,马宁裁判组的执法表现堪称完美,无论是判罚准确度还是对比赛的管理,都显示出了世界级的水准, 伊拉克0:3伊朗、韩国1:0阿联酋、伊拉克1:0阿联酋 等重量级超高难度比赛均顺利拿下,在其执法的比赛中没有出现过任何较大的争议判罚。

近些年的亚冠赛场,马宁裁判组也都兢兢业业,圆满完成比赛执法任务,本赛季小组赛阶段的4场执法几乎场场焦点,他们在长期远离家人、驻外执法、无法回国的情况下始终保持着绝佳的执法状态,奋战在国际赛事的第一线,把每场比赛都做好、做准、做精。与其他亚洲名哨相比,他们履历上的大赛经验虽稍显欠缺,但完全配得上三张世界杯入场券!

在世界杯名单公布后,他们继续奔赴下一个赛场,执法了今年的U23亚洲杯赛事。在小组赛第1轮泰国与越南的比赛中,第二助理裁判员曹奕用实际行动展示了教科书式的“不明显进球”实操流程,以及如何利用肢体语言、团队配合帮助整个裁判团队更好地执法比赛。

从回放可以看到,泰国队一脚远射,越南门将扑球脱手,随即球向球门飞去,曹奕立即冲刺至球门线,在球整体过线后举旗示意,马宁随即判罚进球有效。做过裁判的朋友都知道,对于这种球而言,主裁是不可能看清球是否过线的,只能依靠助理的判断,而曹奕用一次足以载入史册的判罚说明了,即使没有门线技术,肉眼一样可以避免门线冤案!

助理裁判员曹奕

看到这里,如果你还想以“马宁禁区外给点球”、“马宁情绪化执法”、“马宁只会靠出牌控场”等蹩脚的理由来佐证“马宁不配去世界杯”的言论,那你恐怕对裁判这项工作有什么误解。国际足联选派世界杯裁判员,注重的是国际赛场的执法表现,如果数年前一次国内赛场的误判便能给裁判宣判“死刑”的话,那么恐怕这次世界杯裁判名单中的绝大多数都“配不上”了。

“只会出牌”、“情绪化执法”更是捕风捉影,从没听说过外网裁判论坛或者足球媒体把这些年下来场均只有3-4张黄牌的数据称为“发牌机”。如果出牌多就等于不会吹比赛,那么请问,西甲那些场均6-7张黄牌、动不动单场比赛中红黄牌数量上双的名哨算什么?

但凡熬夜看过马宁执法的西亚区亚冠联赛或者世预赛十二强赛的球迷们都清楚,单论执法能力以及临场发挥,马宁裁判组起码是不输法加尼、贾西姆和哈桑的,既然如此,既然已经入选了世界杯大名单,就说明已经得到了国际足联裁判委员会皮耶路易吉·科里纳、马西莫·布萨卡等世界名哨的认可,那他们当然“配得上”代表中国参加世界杯,向世人展现我们中国裁判的实力。

执法不易,一路闯进世界杯,背后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付出,是无数难题的客服,是日复一日的训练,是永无止境的总结、进步,让我们静候马宁的世界杯小组赛首秀,坐在电视机前为咱们自己的裁判员加油助威!

标签: 马宁 哈桑 亚足联 国际足联 世界杯

分享按钮